首页 -> 作家列表 -> 馥梅 -> 神人大叔天兵妹
加入收藏 - 返回作品目录
神人大叔天兵妹 第九章
  束束金光透过窗棂射人,在床上雪白的美背上缓缓游移,一会儿,床上的人翻了个身,然后慢慢的睁开眼睛,醒了。

  身旁的床位已经空了,稍早之前,他曾经轻吻着她,告诉她他上班去了。

  伸展一下酸软的筋骨,林艳真缓缓的爬起身,捞起一件衣裳套在赤裸的身躯上,看见胸前点点红痕,脸色一赧,浮上一朵羞涩的笑花。

  泡了一个热水澡,舒缓了筋骨的酸软,她来到三楼,坐在钢琴前,将脑袋里的音符谱成新曲,然后记录下来。

  当电话响起,她最后一个音符也刚好写下,满意的微笑,开心的上前接起电话。

  “喂?你好。”她柔声地说。

  对方沉默,林艳真微怔,该不会又是大叔的旧识,以为打错电话了吧?

  “你好?这里姓资,请问找哪位?”她再次客气的问。

  “Catch you!”娇媚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得意兴味的笑。

  林艳真微笑一僵,她的心情像坐云霄飞车般,从天堂直接掉入地狱,脸色瞬间刷白,反射性的将电话挂上,跟跄的退了几步,像是瞪着吃人的怪物般,瞪着电话。

  电话没有再响,但是那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大姊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?!

  怎么办?她该怎么做?

  只要一个人知道,那么接下来,所有的人都会知道,然后,历史再度重演,她会再次落入他们的魔掌之中,甚至……

  会给大叔带来麻烦!

  像是突然惊醒般,她冲到钢琴前,将歌谱收好,奔下楼去。

  她该怎么做?她该怎么做?

  *** 凤鸣轩独家制作 *** bbs.fmx.cn ***

  资逸华先在外头忙了一个早上,下午进公司时,邱家伟已经带着杨玉芷去处理她和前经纪人的合约问题,所以他并没有和她碰到面。

  其实,如果他早点知道杨玉芷就是小真的姊姊的话,他就不会答应当杨玉芷的经纪人了。

  对了,他忘了问小真,她的家人知不知道爱凡的存在?

  他猜想应该不知道吧,要不然她不会知道他是杨玉芷的经纪人之后,还是答应写歌给他。

  不,不对,以她那种善良细心体贴,只会为别人着想的笨蛋个性,就算后果是被她那些可恶的混蛋家人找到,她也会帮他,然后再自己逃开……

  他心下一凛,猛地站起身,逃开?!

  “华哥?”小谷疑惑的扯扯资逸华的衣服,华哥是怎么了?现在正在和鼎鼎有名的关正辉关导开会耶!

  资逸华回过神,该死,他竟然忘了自己在开会!

  “抱歉,关导,方才你提的条件,我会和李毅好好的研究一下,基本上,条件方面不会是问题,能拍关导的戏,是每个艺人梦寐以求的事。李毅目前在好莱坞拍的片子即将杀青,接下来要赶去日本拍戏,预计至少两个月,关导的赏赐,我们很感激,一定会尽全力排出时间配合关导。”资逸华客气的说。

  这个关正辉,年仅三十四,已经在国际影坛闯出了一片天,目前的重心都在好莱坞。

  他导过数十部的电影、得过无数奖,虽然美国电影制作中心好莱坞的体制是偏向制片制,制片的权力大过导演,甚至在意见相左的时候,制片有权撤换导演,但是截至目前为止,只有关导不导的戏,没有制片敢撤换他,甚至有风声传出,关导的背后其实有一家国际大型财团当靠山,才让他立于不败之地,说他在演艺圈能呼风唤雨也不夸张。

  能让关正辉亲自点名担当主角,对一个艺人来说,是很大的荣幸。

  “不用急,我的片子目前才在构思阶段,我只是刚好回台湾,想到李毅也是大忙人,不先预约到时候排不进李毅的行事历可就麻烦了。”

  “关导言重了。”资逸华客气的笑。

  “资先生有事必须马上处理吗?”关正辉那似乎能洞悉一切的锐利眼神望着他。

  “是的,突然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”资逸华老实的说,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。

  “那资先生就去忙吧,反正我们该讨论的事也已经讨论结束了,所以……明年十一月之后,李毅的时间就是我的了,是吧?”

  “是的,十一月到后年二月,接下来三、四月李毅有一个十集的电视剧要开拍,五月到八月有一出舞台剧要排演,不过也可以再空出时间。”

  “好,那么暂时就这样说定了。”关正辉起身,两人握了握手,潇洒的告辞离去。

  资逸华也快步的回办公室。

  “华哥,你真是吓死我们了!”小谷和阿良、千徽跟着资逸华。

  “对啊,我们都不太敢说话,关导不愧是关导,气势还满吓人的。”明明一团和气,可是他们就是不敢吭声。

  “是吗?”资逸华敷衍,锁好重要资料,抓起车钥匙,匆匆离开办公室,一边快速的交代三个助理,“我有重要的事要离开,千徽,这个给你。”他撕下一张行事历表给他。“这是今天的工作,上面的工作由你负责,有什么问题打我的手机。”

  “是,华哥。”千徽讶异的接过,华哥真的要……放手了?!

  “阿良,这张给你。”撕下另一张交给阿良。“一样,有问题打手机给我。”

  “是,华哥。”阿良一样一脸惊讶的接过。

  “小谷,这是你的。”再一张,交给小谷。“有问题打手机。”

  “好……”小谷接过。“华哥,你……”

  “不要胡思乱想,也不要心慌意乱,我是真的有急事。”电梯总算来了。“正好让你们试试看能不能独当一面,好应付不久之后的升职,要加油喔,我很看好你们。”

  “是,谢谢华哥提拔!”

  当地一声,电梯开启。

  “我先走……”资逸华一顿,看见从电梯走出来的两个人。

  “咦?逸华!”邱家伟有些惊讶,下过马上笑开了。“太好了,正好在这里碰到你,来来来,你们还没碰面吧,我给你介绍,这位大美人就是杨玉芷。玉芷,这个就是资大经纪人,以后也是你的经纪人,你一定认识,对吧?”邱家伟开朗的为两人介绍。

  资逸华左手按着电梯的按钮,勉强自己压下心烦气躁,耐心的等着他们再向前一步,不要挡着电梯门。

  “当然,我当然认识华哥。”杨玉芷笑得妩媚,媚眼生春,举手投足都展现了魅人的风采。“华哥好,我是杨玉芷,以后请华哥多多指教。”优雅的伸出纤纤玉手。

  “指教不敢当,大家一起努力就是。”资逸华伸手与她一握,接着转向邱家伟。“抱歉,老板,我有事,麻烦你们移动尊驾,让我进电梯。”

  “喔!”邱家伟扶着杨玉芷的手肘将她带离一步。“是什么事这么急?你们不是和关导在开会吗?”

  “会已经开完了。”资逸华说,踏进电梯,按下关门键。

  “可是我……”邱家伟话没来得及说完,电梯门已经关上,他转向三位助理质问,“到底怎么回事?关导呢?”他才想将杨玉芷介绍给关导呢!

  “该谈的事情都谈完了,关导就离开了。”干徽代表发言。

  “谈完了?怎么这么快?”

  “关导很干脆,华哥也很阿沙力,该讲的讲一讲,两人都不啰唆,当然很快就搞定了。”千徽笑道。

  “那逸华急着要去哪里?”

  “华哥又没说,我们怎么会知道。”千徽耸耸肩。“啊,老板,我们有事要办,我得赶去片场,还有……”看了一眼阿良的行事历。“阿良要带安政开记者会……”再看小谷的。“小谷要带哲嘉上战场厮杀——谈合约酬劳,我们得去准备了,杨小姐,很高兴和你同公司,以后请多多指教,再见。”

  三人整齐的一鞠躬,匆匆分散,各自忙碌去了。

  “华哥还真是个大忙人呢。”杨玉芷勾住邱家伟的手臂,嗲着声音柔柔地说吾。

  “逸华是真的很忙,他答应当你的经纪人,你真的很聿运。”邱家伟说。说真的,逸华答应之后,他反而有点惊讶呢。

  “我知道自己很幸运,可是老板,你确定华哥真的答应当我的经纪人了吗?我看他连正眼都懒得看我一眼呢,是我的妆花了,丑得难以入眼吗?”她似假还真的抱怨,只是语气让人听不出来是抱怨罢了。

  所以邱家伟还当真仔细的审视一下她的妆容。

  “没有,你还是一样大美人一个。逸华电话中答应当你的经纪人时,你也在场不是吗?别想太多了,逸华那个人就是这样,不会和女人搞七拈三,也严禁他旗下的女艺人利用色相,上次某个女艺人趁着出国拍片,在饭店对他投怀送抱,当场被他踢出门,也断了她的未来,所以你最好牢牢记住,这是逸华的大忌,若犯了他的大忌,他绝对二话不说,把你列为拒绝往来户。”邱家伟非常严肃的说明,生怕这个大美人犯了资逸华的大忌。

  “真的吗?这么严重啊?”若有所思的笑着。“他会不会表面是正经的一套,私底下有另外一套吧?不爱美色的男人很少见,没有自动送上门还拒绝的。”杨玉芷魅人的声音呢哝软语。

  “是真的,绝对千真万确,我的姑奶奶啊,你千万千万要谨记在心,不要去测试自己的幸运指数,那数字通常会惨不忍睹,资逸华对美色有免疫力的,他不吃这一套,千万不要自毁前程,好吗?”他刚刚才花了五千万摆平她的合约,她可不要让他血本无归啊!

  “行了行了,人家知道啦,你别这么紧张嘛!我对不懂情趣的男人也是没兴趣的,好吗?”杨玉芷娇声笑道。

  “很好,这样就好,来,我带你去认识其他人。”邱家伟领着她踏进公司,没有注意到杨玉芷那双像是随时在放电的媚眼瞟了一眼电梯,性感的红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。

  亲爱的妹妹,我来了,看你能躲到哪里去,呵呵。

  啊,对了,等一下得打个电话通知大家,她找到人了!

  *** 凤鸣轩独家制作 *** bbs.fmx.cn ***

  资逸华匆匆的赶回家,一看见客厅放着一个简单的旅行袋,他就知道自己料中了。

  她果然想逃!

  更过分的事,她竟然想就这样不告而别!

  要是他没有想到,今天回家,不就要面对空无一人的屋子了?

  压抑着满腔的怒火,踏着无声的步伐,正想上楼,却发现自己书房的门开着。

  他停了下来,无声的走到书房门口,看见林艳真将一个牛皮纸袋放在他桌上,根本不用看,他就能猜到袋子里是什么东西。

  “对不起,大叔……”她低喃,语气有些哽咽。

  “你是该说对不起!”资逸华冷冷的说。

  “喝!”她吓了一跳,猛地抬起头来望向他,一脸的泪痕来不及掩藏,也忘了要掩藏。“大……大叔?!”

  看见她又是一脸的眼泪鼻水,他盛怒的情绪稍稍降了一点温。

  “外面的行李袋是什么意思?”他咬牙问,给她一个反悔的机会,只要她能编出一个借口,说她不是要离开,他都会接受,就算再离谱都没关系。

  “我……”林艳真扭着手,怯怯的望着他。

  “说啊!那是什么意思?!”

  “我要离开了。”她闭着眼喊。“我……我找到一间套房,很舒适,房东也很好,她愿意便宜的租给我,也不收押金,所以我……我要搬过去了。”

  她脸上又写着「我在说谎”四个大字了!

  “是吗?”资逸华浑身充斥着寒气,这个笨女人,没见识过他的怒气,是吧!“我真是太不应该了,这么重要的事,我竟然不记得你是什么时候告诉我的。你一定有告诉过我,只是我忘记了,对、不、对?”

  他一句一步的走近她,最后一句问句,是贴着她的耳边一个字、一个字问的,寒气逼人,让她忍不住微微发抖。

  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她抱头低喊。“我……没有告诉你。”

  “喔?是吗?原来不是我忘记,而是你没告诉我啊!”资逸华冷冷的说。“所以,你是真的打算不告而别了,是吗?”

  “我……很抱歉,我有留信……”话一窒,看他伸手过来。

  他伸手越过她,拿起她放在书桌上的牛皮纸袋。

  “留信?是这个?”

  “那……那是……”林艳真低下头。

  “既然打算不告而别,还留这个给我做什么?”他冷冷一笑,双手前后一动,整个牛皮纸袋从中间撕裂。

  “啊!”她忍不住惊呼。

  “要走,就什么都不必留!”

  “可是那是歌谱,你一直想要的啊……”她很焦急。

  “所以,你是认为,我只要歌谱就好,你要走要留我都不在意,是吗?”他嘲讽的瞪着她。“你以为我重视歌谱甚于你吗?原来你是这么看轻我的感情!”

  “对不起,我……我没那个意思,真的。”林艳真一窒,愧疚的红了眼。

  “或者应该说你根本不在意我的感情,你可以说走就走毫不留恋,是这样吗?!”资逸华冷冷的质问。

  “没有,我没有……”她拚命摇头。不能哭,如果她现在哭了,就好像……好像在博取同情一样!

  “可恶!”他低咒一声,一把将她抱进怀里。“你真可恶,可恶!”她这样含着泪瞪大眼,硬是忍着不哭的样子,看起来有多可怜她知不知道啊!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她圈紧他的腰,还是哭了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不原谅你!你竟然……竟然想不告而别,绝不原谅你!”他恨恨的说,将她整个人抱得死紧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大叔……”她也不敢奢求他的原谅。

  “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今天到晚上才回来,发现你已经走了,我会有什么心情?嗄?!你想过没有?!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那些混蛋家人让你怕得不得了,可是有我在,你以为我没有能力应付他们吗?”资逸华恼怒的问。

  “不是的,我只是不想替大叔带来麻烦啊……”

  “喔,是这样吗?我看你是觉得我会怕麻烦,然后干脆就把你推出去送死吧!”他冷冷的嘲讽。

  “没有没有,不是这样的!”她摇头,气他曲解她。

  “不是吗?那我知道了,你认为我会像你那个混帐前未婚夫一样,禁不起杨玉芷的诱惑,所以在我背叛你之前,你干脆先背叛我,是吗?!”他像要勒断她的骨头似的,用力的将她锁在怀里。

  “我没有,我不是背叛你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你只是要离开我,而且是偷偷的,不负责任的不告而别!”资逸华朝她吼,“你这个懦弱无能,又笨又蠢的笨女人,你真是……真是让人生气!”

  “对不起……大叔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她只能一直一直的道歉,除此之外,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  *** 凤鸣轩独家制作 *** bbs.fmx.cn ***

  时间慢慢的过去,而愤怒,也慢慢的沉淀下来。

  虽然资逸华嘴里说着绝不原谅她,可他的眼神,在她一声又一声的对不起中,在她声声的哽咽里,已经渐渐软化。

  他不是不了解她,两人同居的这些日子,他早摸清楚她的一举一动,每个表情、眼神可能代表着什么。

  知道她不擅长说谎,一说谎眼神就会飘离,不敢看他。

  知道她平常都会准时起床,可是只要睡眠时间不足,就会赖床。

  知道她讨厌蒜头,却爱极了葱。

  知道她爱吃玉米炒蛋,只要有一盘玉米炒蛋,她就能吃下两大碗白饭。

  知道她洗澡一定从脚指头开始往上洗。

  知道她腋下、腰侧、脚底都不怕痒,怕痒的地方在手臂内侧。

  他了解她的性情,知道她许多习性,他当然了解她一面对她无法应付的事——譬如她的家人,就会变成一个胆小怕事,懦弱得只懂得逃避的人,有时候,他真的很气她这点啊!

  好久好久,他终于长叹一声,轻轻的放开她,牵着她走到摆放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坐下。

  “你还对他们抱着希望吗?希望他们像亲人般的接纳你,爱你吗?”

  “怎么可能,我对他们……早就死心了。”林艳真摇头。

  “那么告诉我,你为什么这么害怕?就算你被他们找到,他们又能对你怎样?”

  “你不懂……”她摇头,抹了抹眼泪。

  “没错,我就是不懂才会问你,不是吗?”资逸华认真的望着她。“告诉我,除了你那个变态大哥之外,其他人曾经对你造成肉体上的伤害吗?”

  “他们是没有,可是有形的伤害远比不上无形的伤害。”她眸光黯了黯。

  “小真,只有你允许,别人才能伤害你,你懂吗?”

  “你是说,是我允许他们伤害我的?”她不敢相信他会这么说她。“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吗?!”

  “没人喜欢这样,我的意思也不是这样。”他握住她的手。“你之所以会觉得受伤,就是因为你在乎他们,对他们还存有期望。可是你不是说对他们已经死心了吗?既然如此,又何必在乎他们,怕他们?一个你不在乎的人骂你,根本不痛不痒,又怎么可能会伤害到你?”

  林艳真听得有些茫然,又好像有些懂。

  “再说你姊姊,我今天见过她了,是很美没错,可是我看过的美人何其多,什么诱惑的手段没见过,我又不像你那么笨,怎么可能会受她的诱惑呢?我对她根本没感觉,而她为了她的演艺事业,更不会自找死路的。更何况,她又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。”

  “她知道。”林艳真低喃。“我就是接到她的电话,才吓得想要逃走的。”

  “你说……她打电话到家里来?”

  “对,快中午那时候吧,我没注意到时间。”

  “她说了什么?威胁你吗?”

  “她只说‘Catch you’。”她低喃。“而且,就算他们现在不知道,等到爱凡的歌出来之后,他们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他们知道你是爱凡?”

  “他们当然知道,就是因为知道,才会拚命剥削我、敲诈我,我逃了之后,才不敢让爱凡出现,就是怕他们循线找到我啊!”

  “结果你这个傻瓜,明明怕得要命,知道我需要爱凡,还是绞尽脑汁的想帮我。”资逸华无奈叹息。

  “人家看大叔那么烦恼,很不忍心嘛!我想,我这么笨,至少有地方能帮得了大叔,我好开心,所以……”怯怯的低下头,悄悄的移动自己,轻轻的靠在他的怀里,希望他不要发现推开她。

  “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,反正你姊姊对你我的关系一点威胁也没有,你根本不必担心,只要她有一点点不安分,我就不再当她的经纪人,这是合约里的第一条。”他给她保证。

  林艳真眨眼,啊?有这样的合约啊!

  “我也没有一个老婆可以受你弟弟挑拨,破坏我们工作上的合作关系,你可以在我这里继续当你的爱凡,其他事我来处理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这样对洪大哥不好意思,以前都是他在帮我。”

  “是吗?好吧,关于这点,我们可以再研究。”资逸华点头,不认为这是问题。“以后你只要强硬一点,不要再当一个有求必应的散财童子,你妹妹又能对你怎样?”

  “她说她会整死我。”林艳真咕哝。

  “我倒很想见识见识她到底能有什么整人的招数。”他对她微微一笑。“你想想,除了你那个变态大哥之外,其他人,是不是只有你允许他们伤害你,他们才伤害得了你?”

  她咬唇沉默了。

  “相信我,你只要不是一副软弱好欺负的样子,人家随便威胁两句你就怕了,我想他们也拿你没辙啦!”资逸华道。“难道你宁愿为了他们而离开我?你一点都不难过吗?”

  她拼命的摇头。

  “我好难过,我怎么可能不难过,可是……我好笨,我就是好笨嘛!我胆小又无能,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拚命讨好、战战兢兢过日子,还是不能满足他们,所以只能笨笨的一直躲。”埋头进他的怀里,她哽咽的说着。

  “笨蛋。”资逸华抬手将她抱紧,让她窝靠在他胸膛。也许,她是真的太在意他们了,所以才会那么刻意讨好,才会那么怕他们对她不好,就像对他一样,偶尔,她也会有那种表现。

  “大叔不生我的气了吗?”她怯怯地问。

  “你还想离开我吗?”他不答反问。

  “如果大叔真的不觉得我是麻烦,那……我就厚着脸皮留下来了。”她鼓起勇气说。

  “很好,那我就不生你的气了。”

  她感动的抱紧他。

  “以后有什么事,不要自己闷头烦恼,有什么疑问也不要自己埋头不问,两人的感情要长久,需要不断的沟通,好吗?”

  “嗯。”她在他怀里点点头。

  “往后有我陪着你,你毋需再怕他们。”

  “大叔要帮我屠龙?”

  “你希望我帮你屠龙吗?”资逸华反问。

  林艳真抬头望着他,好一会儿,才慢慢的摇头。

  “不,我不希望你帮我屠龙。”看见他笑望着她,她的心仿佛变得坚强一点。

  “那你希望什么呢?亲爱的。”

  “我希望,你教我怎么屠龙。”

  “遵命,我的公主。”他微笑的俯身亲吻她的唇。



 言情小说作家列表(按字母排序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 言情小说书名列表(按字母排序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Copyright © 言情小说馆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4430号-1
本站收录小说的是网友上传!本站的所有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!